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組織者和推動者來自計劃經濟的內部,當改革到這一層次時,一些既得利益集團會本能地反對,他們并不代表現代工業文明,也不代表國際慣例,只代表小團體的權力和利益。因此,改革28年后,中國制造業最大的障礙是如何沖破既得利益集團設置的層層障礙。
   在全球化時代,競爭的焦點從產品階段前移至研究開發階段。而我們的企業在關鍵領域不具備核心優勢。表現在:中國的制藥工業幾乎完全依靠國外技術,90%以上的產品靠仿制;搞空調的不能生產壓縮機,搞計算機的不能生產CPU。正是缺乏原創性成果,使得中國企業無法沖破跨國公司設置的科技壁壘。
   改革28年來,有建樹的中國企業家實在是鳳毛麟角。原因就在于:如果整個社會是創富的文化,那么,企業家肯定會自動脫穎而出;如果整個社會是仇富的文化,那么,企業家都自動消亡——企業家的職責就是創富,沒有創富文化,何來企業家?
   改革28年來,中國制造業的變化實在太大。2005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已達到183085億,按當年平均匯率折合22350億美元,占世界經濟的份額,從1978年的1.8%提高到2005年的約5%,成為僅次于美國、日本和德國的第四大經濟體。2006年廣東省國內生產總值突破2.5萬億元,有望在2008年趕上臺灣。中國制造業的變化令西方匪夷所思,長期以來西方跨國公司一直對中國制造存在三大誤讀。
   跨國公司誤讀中國
   誤讀之一,他們以前一直認為中國的制造業是小作坊生產,只有他們才能進行工業化大生產;現在才發現中國正成為世界的制造中心,中國制造業目前居全球第4位,而且擁有明顯的比較優勢,形成了中國在國際競爭中的獨特優勢。產業集群成為中國制造業的核心優勢,中國產業的集聚優勢,已超越低成本的優勢。
   中國目前已形成數千個各類產業集群,主要有化纖紡織、絲綢紡織、汽車摩托等,浙江產業集群創造的產值,約占全省GDP的49%。而西方曾經引以為豪的工業生產線正在轉移至中國。摩根斯坦利香港公司的一名經濟學家說:“中國崛起為一個生產基地對世界造成的影響,好似當年美國工業化對世界造成的影響,而且可能還要更大一些。”
   誤讀之二,西方認為中國是個儒家思想影響很重的國家,以家族式企業為多,排斥異己,中國制造業不可能發展壯大;現在中國的許多民營企業不僅能夠廣納賢人,而且迅速成長為跨國公司。萬向集團在美國的銷售中心就充分做到了經營管理本土化,該中心除了一名董事長是中國人以外,其余人員全是在美國相關企業有過多年工作經驗的美國人,企業的運營方式完全采用美國同行業的通行做法,因此萬向集團才能在經營管理上勝人一籌。
   聯想集團收購IBM全球PC業務后,集團CEO先后都由老外擔任。在海爾集團的4個海外分廠中,除了菲律賓暫時還留有中方人員外,其余都是由當地人進行管理。即使在菲律賓,也僅有3名中方人員,負責全面管理、財務和技術三方面的工作。人才不論國界,不分親疏,大大加速了中國制造業的國際化進程。這是西方所始料不及的。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