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計劃在未來15年內,投入超過200億元為“大飛機”等項目提供基礎支持。這筆資金主要用于研制生產大飛機、重型船舶、百萬千瓦級核電設備等關鍵零部件的主機。這類似于為一棟摩天大廈打下堅實的“地樁”。
  一份《〈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重大專項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明確提出了這一計劃。目前,《方案》已經起草完成,將于近期提交有關部委綜合論證。
  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是中國 《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確定的16個重大專項之一。其他幾個重大專項分別包括大飛機、大型先進壓水堆及高溫氣冷堆核電站、載人航天與探月工程等工程等。
  中國大飛機項目公司正在籌備中,預計將在全國“兩會”前后掛牌。大飛機一般是指起飛總重超過100噸的運輸類飛機,包括軍用、民用大型運輸機;也包括150座以上的干線客機。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國、歐洲四國和俄羅斯具有制造大飛機的能力。
  2月21日,中國機械科學研究院原副院長屈賢明說:“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直接關系到大飛機等專項能否順利實施,因為這是在為生產大飛機零件的機器而研制機器”。
  屈賢明曾參與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的制定,是16個專項中數控機床專項的首席專家。他說,大飛機關鍵設備的加工、成型;發動機渦輪的設計制造都需要首先研制開發出相應的機床和基礎設備。
  根據上述《方案》,重大專項實施周期內的總概算為208.16億元,中央財政投入84.07億元,企業自籌124.09億元。企業自籌將主要由長期貸款、項目承擔單位的配套資金等手段完成。
  業內人士稱,中國在高新裝備制造產品的開發周期、性能和可靠性等方面,尚與國外同類產品存在不小差距。目前,中高檔數控系統國產各類功能部件所占比列大約在15%-50%之間,而在普及型及以上高檔數控機床中,國產關鍵功能所占比例更低。
  以 “大型復合材料構件鋪帶機”為例,該設備主要用于滿足大飛機以及高速列車等對大型復合材料構件加工的需要。目前世界上只有為數極少的幾個廠家能生產,進口單價為500萬歐元。而在中國大飛機研制階段,至少需要大型復合材料的鋪帶機4-6臺。重大專項《方案》計劃在“大型復合材料構件鋪帶機”等十個代表性設備方面取得實質性的突破。
  屈賢明說,專項將主要通過招標和定向招標的方式進行。
  參與上述方案起草的人士說,招標主要針對國內幾家重點骨干企業,包括沈陽機床、大連機床、中國一重、中國二重、華中數控等企業,一些有實力的民營企業也可以參與進來。此外,還包括中科院、清華大學等知名的研究機構。
    中國曾在“七五”至“十五”四個五年國家科技攻關計劃和“863”計劃中都安排了數控機床的研發,但20年的經費總計只有約3億元,這甚至不及國外一家大機床公司一年的研發費用。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中國在機床和基礎制造裝備領域,核心技術得不到突破,從而只能依賴進口。
  據統計,“十五”期間,中國僅汽車制造業購買設備的資金總額約達1500億元,其中大部分為進口。“十一五”期間,該領域的設備進口資金將突破2000億元。此外,據測算,到2020年,中國大約需要新增干線客機1600架左右,總價值為1500億至1800億美元。
  但即使如此,2000年,美國考克斯報告以中國進口了16臺四、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為由,提出對中國加強禁運;此后美國參議院又以通過控制高技術機床出口為由,限制國內機床公司和個人的出口行為。而日本通產省已經采取措施,明確禁止某些高檔數控機床向中國出口。
  參與方案起草的人士說,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所具有的意義要遠遠超出單純數字上的經濟意義,它是中國實現工業現代化的基石。
  根據《方案》,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重大專項主要針對航空航天、船舶、汽車制造、發電設備等領域的急需;國外限制或嚴禁向我國出口;當前進口量較大;有較大帶動作用;國內有一定基礎的領域。
  屈賢明說,這些都是必須要盡快解決的,因為這些都是基礎設備,只有解決了基礎設備才談得上其他具體項目的實施。
    《方案》中確定,作為重大專項的重點任務,每年將有針對性地選擇若干關鍵裝備和成套設備,實施 “應用示范工程”。在專項資金中,劃出10億元國家撥款作為“應用示范工程”資金,列入示范工程的首批數控系統可由該資金對用戶單位給予補貼,對于首臺首套設備,可由該資金給予使用方以風險補貼。
  參與起草的人士透露說,重大專項中首臺首套產品試用成功后,凡國家重大建設項目和使用財政性資金采購的高檔數控機床和基礎制造裝備的項目,有關部門應承諾使用新產品作為申報條件,否則將不予財政性資金支持。
  大連機床相關負責人表示,盡管還不知道專項究竟會如何實施,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