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以后,各機床工具企業釋放了推動上層建筑改革與生產力大發展的動力,加上實施“引進來”、“走出去”的戰略,多種所有制企業并存發展,既競爭,又合作,通過兼并重組,出現一批多種所有制的明星企業,據2007年的統計,民營企業占行業總數的71.3%,年銷售額占全行業的56%,位居半壁江山。據2013年統計,雙雙已近80%

若干年前,國民經濟以二位數快速增長,帶動了機床工具行業高速發展。國內機床工具市場迅速擴大,成為世界上第一消費國、第一生產國、第一進口國,這種成績得來實屬不易,可喜可賀,行業內企業家們大多笑逐顏開,忙著建新廠,擴大生產能力。在發展過程中又受到政府這只“有形的手”的支持。“高檔數控機床及基礎制造裝備”重大科技專項(以下簡稱04專項),從資金及政策上給予支持,各主流機床工具廠幾乎都接待過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與省、市主要負責人的參觀考察,從精神到物質均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重視。

但殘酷的市場經濟,優勝劣汰的規律,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及中國臺灣地區機床工具企業,特別是ECFA的實施,在中國大陸進行了嚴密的布局,或兼并、或合資、獨資,設立生產(大部分為SKD方式)、銷售基地,利用中國熟悉機床工具方面的專家或專業人員,深耕中國市場,與中國高端用戶建立了緊密聯系,甚至進入機床行業本身作為技改之用。

機床工具行業是一個競爭性行業,早已對國外放開了,雖然有04專項的支持,頻頻出現多類國產高端的數控機床見諸報紙及媒體,著實使人興奮,但掩蓋不了機床工具行業競爭力的比較薄弱本質。當中國經濟回歸到個位數正常發展速度時,加上2008年全球金融?;耙院蟮吶分拗魅ㄕ裎;?,引發中國的制成品出口困難,從而帶來這些外向型企業技術改造缺乏資金,并由于中高端數控機床競爭不過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中檔數控機床與有些國家及中國臺灣地區的機床工具企業難以匹敵,造成今天機床工具行業的“寒冬”狀態,什么時候寒冬過去,無人回答。 

中國工業報總編楊青同志于2014年3月4日發表了一篇《中國機床,春天去哪里了?》文章,她描述了在上海舉辦的第八屆中國數控機床展覽會前夕(CCMT),參加2月22日近60多位CEO聚首申城的“2014年機床工具制造業CEO國際論壇”的感想,值得大家深思。我從中也得到深刻的啟示。

對于中國機床工具行業競爭力薄弱的現象,眾說紛紜,見仁見智,但決不能說機床工具行業的同仁們沒有拼搏精神,沒有想辦法找出路。以下分別對機床、工具行業的努力與現狀進行分析。 

案例一:以規模取勝的大型機床企業現狀
業績雄居世界前十位的沈機集團人員超過1.5萬,大連機床集團人員接近5000人,業界一些人士稱之為機床工具行業發展的“領頭羊”、“風向標”,為行業發展做出不少貢獻,但2013年在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的情況下,銷售額也出現了負增長,但盈利能力尚需提高。筆者認為企業的發展一時有波動也是正常的,這兩家企業都是04專項的主要支持對象。

楊青同志在文章中寫到,“本屆展覽會值得一提的還是沈陽機床集團的沖擊波。沈機一如既往占據了又好又大的位置,卻沒有往常那樣在場子里擺滿機床,而是密布著各種大大小小的液晶顯示屏,上面播出不同的視頻內容”。“他們全新推出的是尤尼斯工業服務公司和以i5為標志的系列產品……”

又說“從新五類到i5,從工業設計到智慧智造,沈機如同下跳棋一般在同行的注視下義無反顧地前行,相比之下,像德馬吉精森機這樣有深厚底蘊的跨國公司,則如同下圍棋,在變化中布局強勢”。

案例二:試圖以重型機床打開市場的企業現狀
近期,重型機床企業尤其困難,除市場因素外,肯定還有其它內部原因。五坐標聯動數控龍門銑床的確是顯示目前高端機床產品標致性的一類產品,生產的廠家就有二三十家(當然大小規格不太一樣),連居于云南地區的昆明機床廠,也花巨資建造了一座嶄新的擁有200噸吊車的重型廠房,也想搞大型數控龍門鏜銑,將來產品運輸都成問題。
為什么趨之若鶩呢?

有04專項支持的企業在做,沒有04專項支持的企業也在做,高端數控機床的同質化奇怪地出現,這說明市場機制的盲目性作用,難道不是浪費機床行業的人力與物力資源嗎?不少做出的樣品投不了產,放在庫房里或做展覽之用,用戶也很少問津。生產能力過剩,以至造成現有重型機床企業出現虧損。

據楊青同志報導,在展會上武重、齊重數控、齊二、星火等僅用展板或制成模型展示產品,除展板和模型之外就是一張張椅子,供接待用戶觀眾(當然還有重型機床太大,運往展覽會花費較多的原因)。

這幾家都得到04專項的支持,武重曾經研發出讓人矚目的新產品,一定程度上得到用戶的認可。如武重幾大極限超重型機床,包括320米的數控落地鏜銑床,28米數控立式車銑床,3.6米數控臥式重型車床,6米×68米的數控龍門銑床,8米~12米螺旋漿專用數控龍門銑床等。

案例三:改革體制的探索

在市場經濟中兼并重組,優勝劣汰是正常的,目的是優化資源配置,但情況如何呢?齊重民營化,齊二、哈量、北京機床研究所、武重找到了央企作為“婆婆”,另外寧江機床廠找到了五糧液廠作為投資方。昆明機床廠是一家上市公司,幾次換“婆婆”,從西安交大到沈機集團。這種例子確實不少,仍解決不了很多問題,為什么呢?

案例四:曾經的“明珠”光芒隱退

在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新中國建立才10年,遭受帝國主義封鎖,國家制定了發展“高精度精密機床”戰役。從1958年到1965年,共試制成功高精度精密機床26種,到1965年年產高精度機床500臺,縮短了與國外的差距。

筆者上世紀60年代初到日本考察。日本的同類精度精密機床的品種不如我國全,當時他們沒有齒輪磨床、螺紋磨床、高精度外圓磨床等,僅在高精度坐標鏜床及高精度測量裝置(三井精機)方面比我們強,當然整個機床行業很多企業,如日立、池貝、東芝、牧野、豐田、馬扎克等企業的制造工藝及管理比我們強,他們的精加工及裝配已在恒溫凈化廠房生產,確保質量。

當時機床行業的兩顆明珠上?;渤?、昆明機床廠立下了汗馬功勞。從解放前這兩個廠就有一批技術造詣良好的技術人員與技術工人,在解放后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前者承擔起齒輪磨、插齒刀磨、螺紋磨、高精度外圓磨等的研發與制造;后者主攻坐標鏜、刻線機、刻線尺、圓光柵、長光柵、同步感應器測量裝置的生產;全國協作,研發生產成蝸輪副母機、分度板母機、高精度絲杠副母機等,為發展精密機床的功能部件打下了堅實基礎,多年失去了光芒的兩顆“明珠”,何時再現光芒呢?

案例五:領導的作用

改革開放以后,逐漸進入市場經濟,優勝劣汰顯現出來。“十八羅漢”(文革前對18家規?;渤У南煩疲┲壞納蛉爰靡?,在上世紀80年代,曾經風光一時,名聲雀起,受到各級政府的表揚,獲得很多獎牌,雄居行業佼佼者地位,但好景不長。

沈三以數控化率最高聞名全國,但質量不過關,服務又不到位,筆者多次發出警告,但無人聽得進去,忠言逆耳,最后被用戶與市場拋棄,落得破產的下場。

濟一以與日本馬扎克合作而聞名,利用OEM方式出口,迅速提高了該廠的工藝技術水平,如齒輪噪音,不僅考核分貝數,還要聽了“悅耳”,標準不可謂不苛刻。但在時任廠長朱錫泉同志的帶領下,經過艱苦努力,一個個難題都解決了,出口勢頭良好。后來的繼任者,由于種種復雜原因,解除了與馬扎克合作,引進技術又作出了錯誤的決策,逐漸衰落了,一直到現在仍沒沒無聞,據稱去年被民營企業兼并。

同樣的經歷體現在另一個“十八羅漢”之一的企業——南京機床廠。該廠在上世紀80年代初,與德國Traub公司合作生產中小型數控車床并轉讓技術,條件相當優惠。當時的廠長呂天樂抓住這個機會,大大提高了南京機床廠的技術與管理水平,但后來幾位繼任者,不知什么原因,一次次折騰,雖然改制了,到現在還沒有恢復元氣。這幾個廠的教訓是,成也領導,敗也領導,充分說明一個企業的興衰內因是起主要作用的,外因僅僅是條件。

案例六:走國際化道路提升行業水平

因為機床工具行業在改革開放初就起動合作生產、引進技術的方法,特別是合作生產,返銷,是當時提升機床工業水平的快捷途徑,在機械工業內都具有自己的特色。

后來發展到兼并國際上有名的機床企業,如沈機集團兼并德國Schiess,北一兼并德國的WaldrichCoburg,大連機床集團兼并美國IngesollRand等企業,哈量兼并Kelch,天水星火在國外兼并或合資若干企業,杭機參股Aba等。這條路還要走下去,如何走下去才能使中國機床工具企業強身固本呢?

這個問題受所在國法律、技術出口、金融等限制似乎尚未解決。不僅為了應對金融?;?,那些國際著名機床企業遇到資金鏈的斷裂產生的困難,被我企業兼并,如果我們駕馭不了,消化不了,不要像多年前上海汽車公司兼并韓國雙龍汽車那樣,最后還是吐出來了,切記切記。

案例七:另辟蹊徑的嘗試

原營口機床廠、安陽機床廠、威?;渤б丫什壞終?,瀕臨破產,有的通過企業領導、有能力的員工進行改制,民營化,用“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方式挽救企業。

在此基礎上成立的營口冠華、安陽鑫盛、華東數控等企業,起死回生。如何鞏固成果呢?

有的已經遇到暗礁。
 
案例八:鍛壓機床行業的有效探索

鍛壓機床行業似乎比金切機床行業好,看到一點希望。據有關材料數據顯示,銷售額排在前十位的濟二,揚力、亞威,天津鍛壓,揚鍛,金方圓、泰安華魯、湖北三環、合鍛、徐州鍛壓,有9個企業的產值都是正增長,并都有利潤,少數企業利潤是負增長。

濟二因產品技術含量高,競爭力強,因此利稅實現較大幅度增長,應該說在機床工具行業鶴立雞群。究其原因,筆者認為濟二廠從建廠以來一直以壓力機及龍門刨為主導產品。數十年間,除在改革開放以后把龍門刨改為龍門銑外,一直堅持自己的發展方向。壓力機從改革開放初期引進威爾遜的壓力機技術,并進行消化吸收創新。當時一汽等汽車用戶廠,技術上要求采用與威爾遜不同的導柱、導套結構,濟二最終根據用戶要求進行研發修改設計,提供的壓力機受到一汽等用戶的歡迎,從此打開了汽車工業的市場。

同時,濟二與其他有名的國外企業進行技術合作,幾十年如一日,積累了在壓力機設計、制造方面極為寶貴的經驗,并通過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技術工人,代代相傳,使技術得以傳承與發展。他們經受了多種考驗,在“做大”、“多元化”浪潮中,沒有迷失方向。企業各屆領導雖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仍堅持科學發展的理念。

在合資浪潮中,濟二沒有對國內外企業實施兼并,僅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成為能與世界頂尖的壓力機企業,與德國的Schueler及Weingarten進行競爭。濟二在美國福特汽車車身壓力機生產線的招標中勝出,其節拍創世界先進水平,這種能“引領技術,引領市場”的機床工具企業太少了。

從濟二身上看到了機床工具行業的希望。當然國家04專項對其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任何事物的發展,內因是根本,外因僅是條件而已。由于鍛壓行業有了這樣排頭兵的榜樣,對引領行業發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這并不說明鍛壓行業沒有缺門,如大噸位的螺桿壓力機、高速精沖機床、多工位旋壓設備等尚需進口,這應該是正常的。但用戶不能原諒的是包括前十位在內的諸多鍛壓設備廠,其質量、性能、生產過程的精細化管理與日本小松、Amada等先進企業還有很大差距。 

筆者去年參觀一個電器廠,該廠用某廠的中小鍛壓機沖壓精密電器的小零件,其精度要求很高(當然還要靠模具),買來后運轉不久,一邊立式導軌板別勁,從而導致發熱,就變形了,制造廠多次派人來修,沒有修好。最后用戶不得不花高價買了Amada五六臺壓力機,這怪誰呢?

而這個廠實力雄厚,改革開放以后,從規模到品種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別使筆者印象深刻的是機體是鋼板焊接構件,其邊角廢料達數千噸,全部用于鑄造球墨鑄鐵曲軸,不僅質量好,還成為節能節材的典型。但智者千慮,有時也有一失,說明壓力機行業還有發展的空間。

刀具的現狀:高端刀具基本上靠進口

工具行業主要是刀具、量具與功能部件(含附件),雖有一些04專項支持,但比機床更加薄弱。

刀具在機械加工中的重要性并非為高層所認識?;蒼詮獬浦ぞ呋∕achineTool),沒有刀具,機床根本沒有用處。一臺機床能否發揮效率與加工性能,刀具占相當比重。

盡管刀具不像機床那樣貴,但它是消耗品。筆者在西安高壓開關廠的數控車間看到該車間擁有四五十臺數控機床,每年消耗的刀具費用800萬元人民幣。用戶使用的高端刀具,特別是與數控配套的刀具,基本上靠國外進口,如山高、住友,維爾特等著名的刀具企業,基本壟斷中國高端市場,可嘆我國還是生產鎢粉的大國,也是出口大國。

我們是磨料生產大國,如剛玉、碳化硅等,這些屬于能源與污染密集型的產業,因此在市場上還有生存機會,2013年超硬材料銷售額比2012年增加12.3%,還有部分出口,但高端的制品有的還依賴進口,因為其質量影響最后精加工的精度與光潔度。

量儀的現狀:自動化量儀基本為國外企業壟斷

量儀更是一個薄弱環節,計量室的高檔儀器,如圓度儀、表面光潔度儀、三坐標測量機、齒輪綜合檢查儀、雙頻激光干涉儀等都是計算機化、數字化。其測量傳感器有的已達納米級了,可以進行數據處理,對被測對象進行分析,可找出加工過程中的薄弱環節,至于長光柵、圓光柵基本上被德國的Dr.Heidenheim公司所壟斷。

    特別是自動化量儀是一片空白,基本上為發達國家的Marposs(意)、CarlMahr(德)、Reinishow(英)等所壟斷。上世紀60年代中期曾引進氣動量儀成套技術,新建中原量儀廠,但沒有與時俱進,繼續創新發展。沒有“眼睛”,沒有測量怎樣能判斷加工件是否合格,無法進行實時在線測量和數據處理,更找不出加工過程存在問題,如何改進生產工藝呢?
 
功能部件的現狀:質量與數量無法與國外廠家匹敵

曾任機床工具局長的梁訓瑄同志與幾位機床行業的老專家在改革開放以后不久就提出功能部件的概念,功能部件含機床附件,這個概念得到行業及政府領導普遍認同。

雖然我們具備一些專業生產企業,如具有悠久歷史的南京工藝裝備廠生產的滾動絲杠副,但在質量與數量方面尚無法與國外著名廠家匹敵,何況這種專業廠還很少。有一些著名的機床集團,如大連機床、沈機、漢江都試水功能部件的研發生產,但尚不成氣候。據一位業內專家稱,我們全國的滾動部件的總產量還不如臺灣的一個企業。

至于機床主軸用的高速、高精度、高負載的精密、超精密軸承,基本由瑞典SKF、德國的FAG、日本的精工、美國的Timkin所壟斷供應。改革開放前的哈爾濱軸承廠,設有專門制造機床主軸用的高精度軸承分廠,筆者在機床廠工作時親手裝配過該廠生產的型號為3182112的C級軸承(高精度級),質量良好,現在他們也不生產了,這難道不是很可悲嗎?社會化專業化何在?

功能部件是工業化大生產所必需具備的條件。另外,生產機床的產業鏈也很長,如液壓、氣動、電控系統、切削油、潤滑油,誰是國內高質量的供貨商?

引發的擔憂: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中高端主機配套用的工、刃、量具及功能部件還得求助于國外的供應商。有的同志說,目前經濟全球化了,這些高質量的功能部件及附件都可進行全球采購,這不能說沒有道理。但再深入一步觀察,這些作為機床工具行業的基礎零部件與功能部件都控制在德國、日本、瑞士、美國等發達國家,不僅涉及安全,還使大量利潤外流,難道我們不需要深思嗎?

至于與數控機床配套的數控系統及其伺服驅動裝置,到現在成不了氣候。上世紀50年代末,我們與世界同步研究開發數控系統。改革開放以后,也采取了引進技術,合作生產等方式,為進一步自主開發打下了基礎,至今效果并不理想。我相信各級領導及有關企業都盡了力,但還不成功。有的試制出來,產業化不了,筆者百思不得其解,數控系統控制在德國西門子、日本Fanuc手中,還談什么機床強國呢?

現實是歷史的繼續,又是明天的開始,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鑒可以知得失。應該說改革開放以后政府這只“有形的手”對機床行業不論在物質上、資金上都給與了巨大的支持,但似乎仍敵不過市場經濟這只“無形的手”。在“市場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的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情況下,機床工具行業將面臨更嚴峻的形勢,企業的領導者們要有應對預案,預則立,不預則廢。

以上現象的剖析百思不得其解,我已至耄耋之年,離開機床工具行業也有三四十年了,思想與技術落后于現代機床工具制造業的情況,出于一個老機床工具工作者情結,提出一些問題思考,就教于領導、專家、教授與企業家。

思考之一:主流企業步入“大而全”經營模式

受“GDP論英雄”的思想影響,也受過去計劃經濟時代因素的傳承,中國主流機床工具企業步入“大而全”的經營模式。

沈機集團、大連機床集團等企業是“GDP論英雄”時代產物的代表,而國外知名的機床工具企業走的是中小型“專、新、精、強”的路子。如進入世界前十強的DMG集團,由3家著名的企業Deckel、Maho、Gild鄄meister重組而成,每個企業也就是三四百人。

筆者幾十年前曾多次訪問過瑞士高精度鏡面磨床制造企業Studer公司,也不到三四百人。由于瑞士土地十分金貴,僅有一座四層樓的廠房,裝配車間設在四層樓上,四五十年過去了,Studer公司仍雄踞世界第一。

最近遇到一位剛從瑞士考察過Studer公司的機床專家說,現在仍然是這樣生產格局,還是在四樓上裝配,但技術有了飛躍性的發展。從手動、半自動、自動、數控,到磨削中心,一步一個腳印發展。

為什么他們產品的含金量這樣高呢?贏得包括中國用戶甚至是機床企業作為用戶在內的世界用戶的最高忠誠度,我國知名的機床企業就用Studer磨床磨削主軸,質量就是好,成為一張王牌。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精密機床會戰”中,北二機就以Studer外圓磨床為追趕目標,研發成功加工圓柱度達到1~2微米,光潔度達到14級的MG1420高精度磨床,尤以高精度坐標鏜床著稱。五六十年過去了,有的已成為人們的記憶。現在為什么有些方面不如過去了,為什么好的工藝、好的傳統沒有很好地繼承?

我國臺灣地區的機床工具企業也是走發達國家的路子,因而競爭力也十分強。筆者請教教授、專家、企業家思考?;補ぞ咝幸抵饕嵌嗥分值ゼ?、小批、成批生產,有沒有自己發展的客觀規律性。

這種“大而全”經營模式的治理結構與治理能力是不是也出了問題。這決不是說不要GDP的增長,但不要“以GDP論英雄”,不同行業有自己不同的發展規律。目前機床工具行業結構的改革面臨十分困難的境地,從人們的指導思想、人員構成,到經營模式已經固化了,人的積極性發揮不了,改革“推手”在哪里?

思考之二:人決定著機床工具行業的興衰

人,特別是領導人員的指導思想與素質,決定著機床工具行業的興衰。

目前,機床工具企業的工藝裝備比過去好多了。托上世紀“精密機床會戰”的福,給“十八羅漢廠”每家配備了一臺瑞士Dixi臥式坐標鏜床,放在工具車間,成為各企業的看家寶,延用到現在。退休后筆者曾到大連機床集團考察,了解到在文革期間,工具車間曾經起火,殃及Dixi臥式坐標鏜床,后來經各兄弟廠協助修好了,目前還在使用。

其轉臺調頭后加工孔的同軸度還在0.01mm左右,可以說是一個奇跡。原來Dixi臥式坐標鏜床的操作工人精心維護、精心操作的經驗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好馬要有好騎手,才能發揮威力。見物思人,筆者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現在企業有很多大學畢業生、碩士生、博士生,技術隊伍比過去大大增強了,CAD三維設計等先進方法成為設計人員的常用工具,早就淘汰了畫圖板與丁字尺,研發能力可說是飛躍式的發展與提高,十分可喜。

筆者回憶起上世紀60年代與行業的同仁們共同戰斗的歲月。

舉一個例子來說,現在上?;渤У墓こ淘涸菏恐芮謚臼比紊匣匝檠芯渴抑魅?,他的學歷并不最高,但水平很高,提出在當時十分超前的建議。如用磁帶分頻代替傳動鏈,使工件的速比可任意變化,這對蝸桿砂輪磨、齒輪加工機床有革命性的意義。

今天由數控就把問題解決了,他的夢想也實現了。他手下有一大批從事機床、液壓件、電控電子等方面的技術人員與技師,我稱之為“四大金剛”,人人都有絕技,能“文”能“武”,大多是老工人出身,一直就讀于夜校深造,風雨無阻,雖然過去文化水平不太高,但現在英文水平已不低,思想活躍。

其中,磨工技師張梅華(后任上海第三機床廠廠長)長期研究超精磨削工藝,取得很大成功,后來在這基礎上,設計研發成功MG1432高精度外圓磨床,它具有今天所說的“自主知識產權”,變為上機主導產品之一。當然現在已有不少改進,并且數控化了。由于當時的歷史情況,上?;渤?ldquo;7.21”大學(相當于現在的高職)培養了一大批這種人才,奠定了上?;渤ё魑?ldquo;明珠”的地位。現在進入21世紀了,好像找不到這種影像了。

作為工作母機的機床工具行業與IT行業不完全相同,它需要依賴長期的經驗累積而發展。因此沒有一大批像周勤之、張梅華這樣的科技工作者,沒有一大批擁有技術訣竅的關鍵工種的技師與調試技師(目前裝配工連刮研也不會,部件與部件的接觸剛度怎樣保證),又如何保證精度的一致性? 

趕超世界水平成為一句“空話”。

再看看國外機床廠,關鍵工種及裝配調試技師都是50多歲以上、懷有絕技的老技師,我們呢?早就退休了或轉崗了。這是人才的極大浪費,機床行業沒有幾十年的經驗教訓是培養不出一個合格的技術人員與技師的!

企業的領導者、決策者對一個機床企業的興衰起決定性作用,或由于個人自滿,或不了解市場需求,或名利思想作祟,或由于某些抗拒不了的誘惑,急功近利,投機取巧,或不能知彼知己,正確評價自己企業的優點與軟肋,造成決策錯誤,一失足成千古恨。

如前面所述改革開放以后沈三的破產,濟一與南京機床的消沉,現在齊一(齊重)、齊二又面臨困難,杭機的分裂。最近報紙上報道:很好的一個金方圓,企業主出售給通快(Trumpf)控股72%而變現等。從這些現象看來,都有領導者的責任,甚至有一些企業在面臨困難的情況下,還在錯誤決策上前行。在中國有“人治”傳統的國家中,企業興也是一把手,敗也是一把手,不知對否? 

思考之三:功能部件薄弱造成基礎不牢

機床行業中存在企業及產品結構失衡的問題,重主機輕配套;重數量輕質量;重“面子”輕基??;重硬實力輕軟實力等。有的同質化嚴重,有的又有“空白”;這些問題沒有解決,也很難解決。

目前政府領導及企業尚無緊迫感,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主機廠所用的配套件、功能部件在國內都能采購到全球著名企業生產的產品。而國內生產的功能部件企業數量本來很少,競爭力薄弱,因此難有威脅感,這是一把雙刃劍。

由此也為用戶發展專用數控機床創造了條件,因用戶熟悉使用工藝,它們發展的專用數控機床實用,性價比高,富余的功能都去掉。如山東濱州活塞廠,下面有一個專門制造數控機床的專業制造分廠,才有二三百人,年銷售額3000萬元,生產活塞的專用數控生產線三分之一自用,三分之一內銷,三分之一外銷。又如常熟軸承廠,根據需要生產軸承環粗精加工的數控車床,為了排屑容易,主軸在上倒置,效果很好。

美國Timkin在華的獨資軸承廠,全部采用這種專用數控車床。其他如東方汽輪機等企業也研制生產了專用數控車床。功能部件的專業化生產,為用戶制造機床提供了方便,這可能是一個趨勢,機床行業又增加了一個競爭“對手”??凸凵嫌治補ぞ咝幸堤畈沽艘桓隹瞻?。

功能部件中最重要的莫過于數控系統及其伺服驅動裝置,在我國機床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幾起幾落。五六十年過去了,至今中高端數控系統及驅動裝置大都依賴進口。

雖然有04專項大力支持,中高檔系統主要由Fanuc及西門子公司供給,中低檔靠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等少數幾個國內廠提供,還有一定的競爭力,其中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已成氣候,去年銷售額、產值比前年有較大增長,實為可喜。而多軸聯動的高檔數控系統生產廠華中數控、光洋等也僅數百臺套,而華中數控生產中檔數控系統已超千套,國產數控系統在取得可喜成績的同時,也面臨著推廣困難的難題,主機廠不敢用,最終用戶又不喜歡用,結果就不能產業化。

沒有“量”就沒有“質”,成本也降低不了。這個“結”怎樣解開,完全靠市場機制恐怕解決不了。在“市場對資源配置起決定作用”的進一步深化改革形勢下,國產高檔數控可能更加邊緣化,機床強國之夢將遙遙無期,只能靠決策者的智慧與手段來解決。

思考之四:可靠性、精度一致性和保持性是軟肋

用戶反映數控機床大毛病不多,小毛病不少,加上維修服務跟不上,因此高端用戶不敢用。04專項支持的普什寧江機床廠與重慶大學合作的可靠性研究得出的結果,中小型精密立式、臥式加工中心的初始故障頻發期,大概需要三個月,而國外機床在用戶使用中很少或沒有初始故障,什么MTBF(無故障時間)、MTTR(維修時間)都無法與國外機床競爭。

據普什寧江機床廠五六年的攻關,量產的中小型精密臥式、立式加工中心,MTBF可達到900小時,其目標為1500小時,該廠根據研究成果制訂了一套保證可靠性的管理制度,又自制了40多臺可靠性試驗裝置,把不可靠的因素消滅在廠內。

我想目標一定是可以達到的,這要靠笨功夫,耐得寂寞,把一項項不可靠的因素排除掉。其結果納入到設計、工藝、制造過程中變為規范,嚴格執行。再從用戶得到反饋信息進行改進,這種多次內外反饋的PDCA方式,積累了很多寶貴的數據,將來就能形成獨特的數據庫,為“問題導向”的創新提供了數字化基礎。

再看其他企業,據媒體報道,重型數控機床的MTBF只有200~300小時,?;雜沒Ю此?,就是不能創造價值,用戶沒有意見才怪。

日本的Fanuc公司生產的數控系統及伺服裝置,故障率有嚴格的統計及原因分析。據該公司2012年1~12月統計,在中國需要維修服務總臺數從1月份的34.9萬臺,增至12月份的38.5萬臺,擁有量覆蓋全壽命周期的各個階段,其故障率僅為0.004~0.008件/月·臺。

Fanuc的創業者老稻葉先生,已90高齡,每月親自過問及研究故障產生的原因,并采取必要的措施予以解決。我國中高檔數控設備企業能出具這個數據嗎?

精度的一致性,即Cpk(制程能力指數,是現代企業用于表示制程能力的指標,也即某個工程或制程水準的量化反應,也是工程評估的一類指標———編者)值要達到1.33以上,這是汽車行業等大批量生產企業購買機床產品時必須考慮的,現在國產機床精度保持性不高,這些大用戶不敢用國產機床及其生產線。當然還有一些其它原因,德系、日系、美系、法系、韓系合資汽車廠都使用其合作伙伴的國外機床,中國企業根本打不進這些行業中去。

德、美、日、法、韓等國的汽車行業發展拉動了各自國家機床工具行業的發展,惟獨中國是個例外。這還需要機床工具企業臥薪嘗膽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才能扭轉這個局面,某些急功近利的企業領導能下決心嗎?

影響加工精度、光潔度的機床靜動剛性、熱變形、振動等基礎理論,上世紀60年代北京機床研究所在樣機試驗中,已有成熟的規范,已做了數十種(臺)機床的試驗,包括高精度坐標鏜床、開刃磨床等,有的在所內做,有的在生產廠做。

筆者與一組同仁曾在武漢機床廠內招待所住了三個月,將德國的Kapp開刃磨與國產的開刃磨進行了靜動剛性、熱變形、振動等對機床加工精度及光潔度的影響進行了對比,并對國產機床提出改進意見。現在測試條件好多了,具有很多非接觸式的測試儀器,如測量振動及熱變形可達亞微米級,測量溫度可達±0.5℃,測量噪聲可以用丹麥生產的BK噪聲儀加上傅立葉函數分析,可以分析噪聲的來源,測量圓度可用Taylerhobson的圓度儀,并且可測出多次諧波,分析振動的來源。當時專門舉辦了學習班,培養各廠試驗研究人員。

老的機床工作者可能還會有印象,建議北京機床研究所把過去資料整理出來,舉辦學習班培養人員,在行業內推廣。筆者去年在昆明機床廠看到其新開發的高精度數控臥鏜正在做熱變形試驗。希望04專項的院士、教授、專家們注意,要推廣這些已有的成果。當時已有補償熱變形的一些科學辦法,包括對稱設計,互補誤差等,現在有了數控了,用動態測量的變形,完全可以用軟件補償,不是很神秘,只要老老實實去做就可以了。

機床的可靠性、精度一致性及精度保持性,是制造出來的,根本上講,取決于企業的制造工藝及管理水平,目前我國企業與日本、瑞士、德國等企業相比,差距甚遠,筆者所見不少主流企業尚達不到日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水平,大家熟知的在銀川的馬扎克小巨人企業,我國哪一個企業能與其相比,包括排名世界前十位的沈機、大連機床集團其先進的工藝裝備、嚴格的工藝紀律,全數字化的管理、職工的培訓,差距很大,因此國際企業產品的含金量就高,也許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趕上他們。

思考之五:不熟悉工藝與切削理論是金切機床企業軟肋

不熟悉使用工藝,又不太懂得切削理論,這是金切機床企業的軟肋,也是軟實力不強的表現。

機床之所以稱之為機械工業的工作母機,是促進機械工業工藝發展的“總工藝師”,這個口號,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提出來了。改革開放前有的企業做得好一些,有的企業做得差一些。但畢竟還有一部分企業領導人在貫徹部、局的這個方針,這個方針也逐漸深入人心。有的企業設立了用戶使用工藝的試驗室,專門研究用戶工藝。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在用國產機床工具裝備二汽的會戰中,老一輩機床工作者還記得,首先要吃透汽車零部件加工工藝的要求,在這個基礎上設計專門化機床,由于文化大革命的沖擊,這一任務沒有完成,但還是提供了369種7664臺高效專用設備,積累了不少經驗教訓。

改革開放以后,受到市場經濟洗禮,通過企業兼并改制變化很大,主要領導調整頻繁,老傳統逐漸丟了?;財笠刀雜沒褂霉ひ盞囊笤嚼叢講幻魅?,只有少數機床企業,如濟二的壓力機的發展還堅持這條路子。

如筆者最近參觀了某用戶單位使用光洋數控系統所配套實德生產的五坐標聯動的數控加工中心,加工閉式及開式的葉輪,其材料為合金鋁及耐高溫合金,加工難度之大超過想象。所用的刀具是人造金剛石或超硬合金,比米?;剮?,有前角、后角、橫刃、斷屑槽,它決定著數控編程,還需要保證所需的光潔度及斷削,這就是使用工藝與刀具及切削理論的應用,決定著加工機床的工藝參數?;財笠滌胗沒Ш獻韃拍芡瓿燒庋娜撾?,這就是“協同創新”,這是發展高端數控機床、加工中心惟一的出路。

再看國外很多機床企業,幾十年如一日,針對某一類或某幾類用戶的工藝需求,研究總結及廣泛收集用戶工藝技術參數、使用中出現的問題,來不斷提高機床的水平。用戶的使用工藝是不斷發展的,因此機床也要適應用戶現實與潛在需要,進行提高或超前研發。如瑞士Rigid公司專門生產葉片加工的專用機床,數十年中掌握從成形銑、靠模銑,一直到多坐標聯動的數控加工中心的銑削工藝。包括中國用戶在內的全世界用戶都用他們的機床,該廠也不過三四百人。不同規格性能的機床售價從數百萬到千萬元人民幣,其加工工藝數據及編程技術,售價也達到數百萬,甚至千萬元。

德國的HuellerHeller過去做剛性組合機床及自動線起家,發展到現在用數控加工中心構成的柔性生產線,善長加工內燃機的缸體、缸蓋,它懂得加工工藝,博采眾長,融合成自己的獨特工藝,其售價就比德國同類產品貴三分之一,它不僅提供機床,還提供夾具、刀具、量具等成套裝置。特別提供工藝參數等軟件,有時軟件及成套裝置比機床本身還貴,沒有它們,機床就發揮不了作用,它又是動態變化的,因而這些機床企業能“引領技術、引領市場”。

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做到呢?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現在機床企業就要設立專門部門或專門人員,專門研究目標市場用戶的使用工藝,建立必要的用戶使用工藝試驗室,前提必須與用戶結合,向用戶學習!

不是開一兩次會就解決的。
 
思考之六:全壽命優質服務,大力發展制造服務業

全壽命優質服務,同全壽命質量、全壽命性價比(“三全”是筆者新世紀概括質量的新理念)一道成為制造業提供產品服務,擴大市場占有率必須具備的理念。全壽命優質服務是企業為用戶服務必不可少的延伸,贏得用戶信任感的重要措施。這里包括售前、售中、售后服務。售前服務主要根據用戶工藝要求推薦適合用戶的解決方案,也包括用戶對機床企業生產的產品試用,這方面汽車行業的4S店已有成功經驗,機床行業也已有若干企業試行這種模式。如國外的哈定在中國銷售服務點已超過十六七家,國內的沈機集團、普什寧江機床等也進行了有益的嘗試,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復雜的高檔數控機床在銷售過程中,要對用戶操作人員、維修人員進行培訓,必要時用戶要派人監造。售后服務更加重要,保證產品一投產就能發揮機床的使用價值,為用戶創造財富。對一些特殊用戶要進行保姆式服務,一來可排除初始故障,二來通過售后服務,了解自己產品的性能與質量情況,收集數據,分析原因反饋給生產廠進行不斷改進,使用實踐是評價機床性能與質量的惟一標準。“問題導向”式的創新,是提高機床性能與質量水平的最具生命力的創新。

維修服務要及時,使用戶的?;奔浼跎俚階钚?。如Fanuc公司承諾,根據距離遠近,超過300公里需要乘飛機、火車的在17小時內到達現場,(據嚴格統計,實際為16.41小時),300公里以內,9小時到達現?。ㄊ導飾?.4小時),這樣可使用戶?;奔渥钚?。

一次二次做到是可以的,幾十年如一日堅持這個承諾是很困難的,Fanuc能做到,因為它有嚴格的制度保證,真正視用戶服務是企業的上帝。我們的企業能做到嗎?

維修服務不僅提供易損件及配件,有時要在維修服務中,提升產品的性能與質量,如老機床的數控化改造,再制造中提升機床的性能質量。筆者上世紀多次去瑞士SIP生產精密機床及測量裝置的企業進行考察,它自用的關鍵機床設備都是上世紀30年代生產的機床,因大型鑄件穩定性好,無變形,在這基礎上改造成的加工母機精度十分穩定。

機床維修服務逐漸成為一種產業,如陜西鼓風機有限公司的400多臺使用設備,其中有數十臺數控及加工中心機床,涉及Fanuc、西門子,還有美國、瑞士、意大利等多個先進系統,其維修、配件、油品供應外包給北京中如技術有限公司,年承包費超過千萬。北京中如公司實行TPM管理制度,三級保養,該公司有一支包括多名經過國外培訓的專家與技術隊伍,充分發揮專業化作用,從而陜鼓把維修部門及人員全部撤消,近百人轉移到其他更有用的崗位,很多人充實到產品維修服務中。這是一個雙贏的案例,有推廣價值。

北京中如公司在維修中獲得包括國內外機床的使用經驗教訓的大量數據,對改進主機廠的產品有極大幫助,賣數據也是一種制造業的服務業。因此有些有富余人員的機床企業可以學習北京中如公司的經驗,可分離出一部分人員專門從事為社會維修服務,成立專門公司,這就抓住了社會化、專業化發展的方向,同時可以專門從事舊機床再制造,升級換代,節能減排。

筆者十幾天前在天津天發參觀時看到,由武重分離出來的人員成立的一個企業,對已有的立車、臥式鏜銑床、落地銑床等六七臺大重型機床進行數控化改造,用得很好,成為該廠的關鍵設備了。

 
思考之七:發揮04專項“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發揮04專項“四兩撥千斤”的作用,要惠及全行業,提升全行業水平。

04專項代表政府這只“有形的手”引導機床工具行業創新發展,現在更需要注意幫助行業走出困境。04專項實施到現在已有六七年了,國撥、地方配套及企業自籌等已經花了一筆巨大的資金,加上其他專項如863等,數額更大。據筆者聽到有些群眾不全面的反映,04專項有成績,似乎也有不少缺點,這需要政府主管部門重視,特別是04專項的總體設計組的院士、教授、專家們及技術咨詢組、顧問組的專家們可以深入實踐、深入用戶總結一下,承擔起責任。
    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是否需要以“學術導向”、“性能指標導向”轉向“問題導向”、“用戶導向”、“薄弱環節導向”,建議院士、教授、專家們也要學習中央提出的“走、轉、改”的政策,要與機床工具行業及企業同呼吸、共命運,以后04專項的資金集中用在振興機床工業的關鍵環節上,幫助主流機床工具企業建立用戶工藝試驗室(兼考核本廠產品,包括刀具在內),機床試驗室(本廠新產品與國外樣機進行結構、靜動剛度、熱變形、噪音、加工精度的一致性與可靠性等試驗及其解決辦法),機床制造新工藝試驗室(提高企業自身工藝水平),建立數據庫,并建立若干個數字化車間或工廠進行示范,全面提高企業技術與管理水平。幫助他們走出困境,歷史將會感謝您們的。

形式上的投標制度貌似公正,不看承??翁獾鈉笠等硎盜?、硬實力,不看領導班子情況及體制、機制,將影響04專項的實效,不要再出現04專項研發成功經過鑒定的新產品束之高閣,放在庫中或隨著企業的變遷而丟棄,社會得不到效益。特別要注意04專項已取得成果如何產業化及推廣,這也是政府主管部門及總體組需要考慮的。

其他如兩化融合,特別是采用信息化手段進行現代化管理,使管理系統延伸到上下游企業。企業的信息流可以帶動物流、資金流的流動速度,提高企業的質量、降低成本、保證交貨期,并可實時了解情況,及時決策,解決問題,對產品的質量及物流可以追溯,筆者已有專門論述。

再如銀企聯合,融資、資本市場化運作對企業十分重要。這是一把雙刃劍,用不好,反傷自己?;殘幸狄延腥舾繕鮮泄?,真正起到作用的還不多。南二機被投資方低價購進,高價賣出,這些投資方關心的是利潤,不是機床工具行業的發展。實體經濟如何與虛擬經濟結合,說來容易,做起來難,希望在這一次改制浪潮中,要充分吸收上世紀90年代的改制經驗教訓。愿對機床行業發展增加正能量,把負能量減少到最小,這是企業決策者們考慮的頭等大事。

因我年過80,腦子比較糊涂,我又沒有筆記之類記述,往事全憑回憶,很多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特別是姓名、數字和肯定有不正確之處,請大家指正,不要見怪。但有些事情印象太深刻,殘留到現在,再不寫出來,我的觀點就無機會表達了,這是我作為一個老機床工作者,雖然離開行業30多年,又對現在的行業一知半解,算是一種呼喚吧,請知情者批評指正。

希望有關機床工具行業的領導、部門、協會、學會及04專項的專家、教授敢于面對實際,寫出有真知灼見的文章,回答中國工業報楊青總編撰寫的“中國機床,春天哪里去了?”古人云“知恥而后勇”、“置死地而后生”,這與李克強總理所說的需要“壯士斷腕”的決心與行動是一致的,只有這樣才能使機床工具行業走出困境。在今天全面深化改革的情況下,市場對配置資源起決定性作用,在寄希望于各級領導的同時,更把希望寄托在企業的領導與全體員工身上,把企業生存與發展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