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與西門子迥然不同的技術路徑,反映了美國與德國工業互聯網戰略的差異。但無論是志在以通用平臺一統江湖的GE,還是以定制化解決方案贏得客戶的西門子,在工業4 0的征程上都處于起步階段。

  1892年4月15日,在紐約州的Schenectady,托馬斯·愛迪生將愛迪生通用電氣公司與湯姆森-休斯頓電氣公司合并,GE誕生了。四十多年前,當維爾納·馮·西門子先生創建西門子公司時,未曾想到在他有生之年,能夠迎來這樣一位重量級的競爭對手,此后的百余年間,兩位工業巨人在全世界范圍內針鋒相對,亦惺惺相惜。

  由于在工業、能源、醫療等多個業務板塊有總計超過70%的業務存在競爭關系,西門子與GE這兩位在工業領域舉世聞名的頂級選手,常常被業內人士相提并論,從能源設備制造,到精密醫療器械,總能同時看到兩家公司同臺競技的身影。

數據來源:GE 2015年年報,西門子2016財年年報(2015年10月1日 – 2016年9月30日)
歐元兌美元匯率1:1.2;GE數字化業務尚未被單獨統計

越來越“軟”

  為了迎接數字化未來,GE與西門子都沒少在“軟技能”上下功夫:

  GE早在2011年就開始布局數字化業務,多年來軟件業務所占比例逐年提高。2015年可謂GE數字化業務元年:8月5日,GE發布全球第一款專屬于工業領域的云服務平臺Predix,大約在一個月后,GE CEO杰夫·伊梅爾特在Minds+ Machines 2015大會上雄心勃勃地宣布將“軟件及相關服務銷售額超過150億美元,并使GE躋身全球前十大軟件公司行列”作為2020年的戰略目標之一。

  時至今日,GE數字化業務在全球范圍內快速推進,Predix幾乎成了工業互聯網、工業云服務解決方案的代名詞,甚至有望成為未來工業互聯網操作系統的標準。就在今年11月剛剛召開的Minds+ Machines 2016大會上,GE宣布以9.15億美元收購世界領先云服務解決方案供應商ServiceMax,使Predix的功能得以進一步強化。

  另一方面,外表看似低調的西門子,實際上在軟件領域的并購行動可謂非常之激進。早在2006年,西門子即在偉大先知Anton Huber先生的大力推動下,以35億美元收購了世界領先產品生命周期軟件與服務商Unigraphics(UGS,亦即今天的Siemens PLM)。毫不夸張地講,從那一刻起,西門子即已獲得征戰數字化未來最為重要的一張入場券!而在此后的十余年間,通過對Vistagy、 Camstar、CD-adapco、Mentor Graphics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并購,西門子已經悄然成為僅次于SAP的歐洲第二大軟件公司。

通用平臺VS專用解決方案

  GE在數字化領域具有標志意義創舉,莫過于開發了Predix云服務平臺,其核心功能包括安全監控、工業數據管理、工業數據分析,以及云技術應用等,作為一個完全開放系統,Predix不局限于GE自有的機器與應用,而是面向所有的工業企業與軟件開發者,他們可以利用Predix開發和共享各種專業應用。GE首席數字官(CDO)Bill Ruh將Predix類比為工業領域的“Android系統”。

   相比之下,西門子則更多專注于為不同行業提供定制化系統解決方案,而沒有將主要精力用于打造適用于所有領域的通用系統平臺上。如果說GE更加傾向基于IT與網絡技術打造通用平臺,實現橫向拓展,那么相對應的,西門子則更傾向于在深耕專業領域的基礎之上,借助IT與網絡技術為客戶打造數字化解決方案,實現縱向延伸。

  GE與西門子迥然不同的技術路徑,恰恰是美國與德國工業互聯網戰略的典型代表。

  直到今年4月,西門子的一款名為Mindsphere的云服務平臺,才姍姍來遲,比Predix遲到了將近7個月之久,而市場人士更傾向于將這一行動理解為一項“不得已而為之”的被動應對戰略。但是,西門子的選擇并非無的放矢,而是有著非常縝密的背后邏輯。

  但是對于工業領域而言,不同企業所處環境與自身條件的不同,決定了企業個體需求的差異性,這種差異性會導致工業企業之間成功經驗與運作模式難以完全復制,因此相比之下,工業企業更加需要定制化產品、服務與解決方案,而不是一個試圖整合所有需求的通用型平臺。

  這也解釋了GE Predix已然推出將近15個月之久,與電信運營商、多家IT服務供應商、咨詢公司、以及諸多客戶展開合作,也不乏能夠幫助客戶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成功案例,但卻遠遠沒有在工業互聯網領域形成絕對競爭優勢的原因。而工業領域這種獨特的屬性,恰恰對致力于提供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的定制化服務的西門子更加有利。

  此外,影響GE與西門子推進數字化業務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工業領域客戶這一特殊群體對于數字化解決方案的認知與態度。

  從某種意義上講,許多客戶難以接受Predix,并非因為這一通用平臺無法滿足他們所希望的定制化需求,而是出于對數據安全的考慮而止步不前,畢竟GE明確表示不會將大數據分析的核心算法向客戶公開,而這恰恰是工業大數據的核心價值所在。相比之下,對這一問題避而不談的西門子,一臉呆萌的無公害技術宅形象更能為客戶所接受。

重塑與顛覆

  重塑和顛覆,是當前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兩種主要模式。

  “重塑”即是:在現有商業模式和價值鏈之下,借助數字技術重新塑造企業生產、銷售、運營等各個方面的運作方式以及服務客戶的模式。

  而“顛覆”則是:以全新的視角對企業自身所處的市場環境和價值鏈進行審視和構思,將數字化技術與企業自身核心優勢相結合,以前所未有的業務模式與市場建立全新的關系。

  彰顯著典型美國風格的GE,顯然更加符合“顛覆”的特質。如今在工業互聯網領域幾乎家喻戶曉的明星產品Predix,即是顛覆性創新的產物。

  早在2011年,GE即在硅谷附近的圣拉蒙市特別設置獨立于整個組織架構之外的軟件部門,專門致力于Predix的研發,直到2015年9月,由Bill Ruh掛帥的GE數字集團成立,已臻成熟的Predix才與GE其他數字化相關業務,以及整個IT部門一起集中整合到其中,并一躍成為GE數字化集團,乃至GE整個組織架構下的新寵兒。


信息來源:GE 2015年年報信息,聯訊動力整理,預期銷售收入根據目標要求的年均復合增長率計算得出

  相比之下,德國企業素以穩健著稱,在管理層做決策時,通常習慣于謹小慎微地仔細權衡各方利弊,并更傾向于選擇更加保守的方式解決問題,如西門子一般敢于選擇“重塑”的企業,都可謂鳳毛麟角。西門子在2014年進行了全球組織架構調整,并成立了數字化工廠(Digital Factory, 簡稱DF)集團,一個名字聽上去如此與時俱進的新集團,實質上更多地是基于原有業務單元的重組,而其智能制造解決方案業務的推進速度,與GE Predix相比,也相對遲緩得多。

周密計劃VS敏捷創新

  互聯網技術有效提升了信息傳導的速度,縮短了市場反饋周期,同時大幅降低了改正與升級的成本,“速度”逐漸成為贏得市場競爭的制勝法寶。短則數周,多則數月的時間差距,勝負即分,甚至可能是市場領導者和被市場淘汰者之間的差別。這一點,在工業領域雖然沒有表現得如此極端,但也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通過謹慎而周密的規劃與層層審批機制,致力于盡善盡美地一次性打造高質量的產品與服務的德國模式,受到了源于美國硅谷的“敏捷創新”模式的挑戰。后者的制勝之道在于:把新的想法和創新快速投入市場,通過市場的反饋,不斷地改進和修正,在糾錯中達到完美的成功。對于產品如此,對于業務模式亦然。

  在這個問題上,GE再次扮演了勇于“破局”的先行者,目前開始試點采用敏捷創新模式,鼓勵員工學習創業公司的行事風格,借此逾越公司政治、預算周期以及來自于企業內部的其他障礙。

  而西門子所表現出的姿態,則依然是堅守系統化管理與規劃流程,在追求完美的漫漫長路上漸行漸遠。然而實踐證明,那些德國專家眼中的“完美產品”似乎并非每一次都能夠如預期一般被市場所追捧,而那些精心布局的“完美商業模式”,也常常因為舉棋不定而錯過最佳時機。

  傳統的周密計劃模式與新興的敏捷創新模式,可謂各有千秋,絕無對錯之分。但后者靈活多變的特性,似乎能夠讓企業以更加適宜的方式在數字化領域這樣一個充滿未知與變數的世界里尋求生存與發展。

  如果從這個角度出發,通權達變的GE顯然比穩健保守的西門子更勝一籌。

  當然,西門子的管理層也深知因循守舊的潛在?;氡涓锎蔥露雜諞桓銎笠檔鬧匾庖?,并已經嘗試從外界打破自己。例如,今年6月,西門子宣布成立一個名為next47的集孵化器與創投于一體的獨立創新組織,重點關注物聯網、數據智能、人工智能、機器人、自動化機器、網絡安全、3D打印、VR/AR等領域。


next47的掌門人

  ▌尾聲

  數字化未來之征程,路漫漫其修遠,無論是昂首闊步一路疾走,志在以通用平臺一統江湖的GE,還是低調謹慎精耕細作,以定制化解決方案贏得客戶的西門子,都任重而道遠。數字化未來充滿未知之數,江湖注定無法平靜。

更多信息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OK智能制造”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并加關注!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