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一般指祖籍浙江省的商人。在最近幾年的胡潤中國富豪排行榜上,浙商的人數連續蟬聯第一,他們已經是當仁不讓的現代華夏第一商幫,還為自己贏得了“東方猶太人”的美譽。在浙商身上,究竟潛伏著一種什么精神,激勵他們去創業,去創新?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在上海其弗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其弗”)董事長楊義青的身上,能夠找到一些影子。
合伙開廠遇分歧
    楊義青是典型的浙江人:首先,臺州出生,在他之前,同樣出生在這里的吉利汽車老總李書福,曾完成過收購沃爾沃的鴻篇偉業;其次,個子不高,留著齊整的短發,透著一股精明能干的氣質;再次,語速偏快,證明他的思維敏捷度很高。
    16歲那年,楊義青從學徒做起,進入機械加工行業。經過幾年的積累,再加上骨子里不安于現狀性格的驅使,楊義青與年齡長他一輩的老鄉,在上??⑶鵒斯こ?,為國內一些大型汽車廠家生產空氣壓縮機。由于懂技術,肯吃苦,他負責其整個廠子的運營,并成為法人代表。“當時主要針對的是低端市場,產品的附加值低。而且沒有加工中心,只能靠數控車床和磨床來做,非常辛苦。”回憶起當年的歲月,楊義青語重心長地說到。
    可即便如此,從2005年到2010年,這家合伙公司還是取得了相當可觀的發展,產值從最初的200多萬做到6000萬。公司一天天壯大,分歧也一天天增多。“我合伙人的年齡注定了他會逐漸將公司傳承給下一代。”楊義青解釋說,“但是我們之間的經營理念產生了很大的分歧。這種情況下,選擇退出,對雙方都是個解脫。”

獨立創業信哈斯
就這樣,2010年楊義青離開了那家公司,自己重新創辦了其弗。按理說,五年的嘔心瀝血,就這樣輕易的放棄? 很多人都會覺得楊義青是不是白干了?可他卻斬釘截鐵地說:“當然不會,有失必有得, 我收獲了這個行業的經驗,這才是真正的財富。”他說的經驗,就是進軍國際空氣壓縮機的市場。
通過市場調研, 歐美重型卡車的空氣壓縮機,品質要求很高, 產品附加值也很不錯。如果能通過技術升級,完善加工水平,將自己的產品出口到歐美市場,那將會是一個廣闊的天空。帶著這樣的信念,楊義青在創辦其弗初期,開始去國外頻繁參加各種汽車零部件的展會,“像德國法蘭克福汽車配件展、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汽車零部件展覽會等知名大展,我都會去,一方面是了解市場,另外一方面也是向歐美同行學習。”楊義青說,“新的公司,一切從零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市場,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做最好的品質,最具有競爭力的價格,良好的服務意識。從生產,銷售, 產品品質,每一個環節都要有可追溯性,做到有的放矢。”
當然,要想快捷準確地來完成加工和修改,就需要加工中心來幫忙了。起初,楊義青選擇的是臺灣機床,像臺中精機、油機等。“這些臺灣機床的加工精度其實也能滿足我們的需求,但在哈斯上海HFO的銷售經理王攀登上門給我推薦了哈斯的機床后,我豪不猶豫地選擇了性價比更高的哈斯機床。
楊義青所說的高性價比機床,就是其弗購買的第一臺哈斯設備——VF-3YT立式加工中心,在其弗的工廠現場,這臺機器正每天24小時地工作著,再加上空氣壓縮機的材料都是鑄鐵,工件重,需要很大的切削力度,VF-3YT成為其弗用得最狠的一臺機床??杉幢閼庋?,這臺立式加工中心依舊能夠做出±0.01mm精度的零件。“像我們這種90%的產品都供給國外的廠商,最害怕機器出現故障,耽誤生產。”楊義青坦言,“VF-3YT也曾出現過故障,但在我們給哈斯上海HFO打完電話之后,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們就上門把問題給解決了。我當時就想,其弗才購買了一臺哈斯的機床,人家服務就如此到位,更何況買更多臺呢。”
果然,在結緣VF-3YT之后,楊義青開始成為哈斯的忠實用戶,目前其弗的加工車間共有VF-3、VF-2、VF-2SS等14臺哈斯的設備。

贏得客戶謀未來
現在的其弗,位于上海市寶山區城市工業園內,占地面積5000㎡,擁有精密的加工設備和先進的在線監測設備,能夠獨立開發設計各種型號的制動空壓機,并可與各大柴油機廠同步進行主機配套的新品研發。他們的產品可以匹配沃爾沃、奔馳、康明斯、依維柯等。產品郵口遍及五大洲。 楊義青透露,創業初期,他曾暗下決心“初次創業, 我用了四五年時間能夠經營得很好,那么二次創業, 有了技術積累和市場信息的經驗判斷,相信三年以內一樣可以做的非常出色。”功夫不負有心人,其弗今年已經做到了數千萬的產值。
關于客戶,楊義青還興致勃勃地講起一個故事:一家知名客戶要購買其弗的空氣壓縮機,但條件是六個月付款,而且沒有定金。在他們看來,這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但楊義青可不答應,他義正言辭地告訴對方:“如果是產品問題我們可以探討,但是付款方式須參照我司銷售的規定。你可以與別的公司合作,但在中國,你找不到其弗這樣,提供如此性價比的產品。”最后,客戶只好妥協,先付了30%的定金款。
“打鐵還得自身硬啊,我的這種底氣很大程度上是哈斯給予的。”講起這件事,楊義青說到,“很多人只是聽說哈斯擁有獨一無二的HFO優勢,其實,我們在使用之后,發現還有好多優點。比如它的系統可以自己編程,而且主機和系統同為一個廠家,設備的集成度更高,像刀庫之間間隔兩個空位能夠控制得非常好。再比如,哈斯的機器用了三年油漆還是光潔如新,但臺灣的機器可能兩年就變黃了。”
隨著人工成本越來越高,其弗的競爭力也在減弱。如何謀求更大的發展,楊義青說主要還是得靠提升產品的品質。“我們正在通過哈斯的機床,使其弗的產品的質量接近歐洲的水平,爭取跟歐洲的價格同步。
“空氣壓縮機就像自己的孩子,可能我這一輩子就做這個產品了,客人對品質的每一次稱贊比賺錢更讓我開心。”采訪最后,浙商楊義青如是說?!?/p>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