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資者近來押注的情況來看,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競賽已近乎變成一場兩強對決。一度在人們眼中,中國互聯網中的贏家僅僅突出代表了一個基本上封閉的國內市場,如今人們卻開始將它們與谷歌(Google)、Facebook 和亞馬遜(Amazon)等世界級企業相提并論,而那些國際競爭對手可以從它們身上學到的東西才剛剛開始變得明顯。

    如果情況按計劃發展,那么電商阿里巴巴(Alibaba)即將到來的IPO 將確立這種新秩序。在還沒有正式的IPO 文件之際,大多數投資者眼下采用的是1500 億美元的粗略數字作為阿里巴巴的估值——甚至超過以社交通訊和游戲為主業的騰訊(Tencent)。

    但其他地方的科技界很大程度上沒有把騰訊和阿里巴巴的崛起放在心上。如果你問問硅谷(Silicon Valley)的投資者和企業家,他們會為你指出,中國企業幾乎未向本土市場以外擴張,而美國企業已放棄了打入中國的努力。然而,如美國科技企業過去已經發現的,成長于世界上最大的本土市場,讓它們在進軍海外時擁有了一項巨大的規模優勢。隨著中國的互聯網市場繁榮起來,情況正在變得極其有利于那些成長于中國本土的優勝企業。

    高盛(Goldman Sachs)數據顯示,中國電商銷售額已達到美國的60%左右,并且未來5 年將以每年24%的復合增長率增長,而美國為14%。中國在線廣告業規模目前為美國的40%,預計未來幾年也將以類似速度增長。

    新興的中國互聯網領軍企業也開始以美國競爭對手從未想象過的方式,開辟新道路。近來最搶眼的一個例子就是:阿里巴巴的一只新貨幣市場基金推出僅幾個月,就吸引了810 億美元資金流入。

    當然,這只是故事的一半。但如香港互聯網企業家戴福瑞(Fritz Demopoulos)指出的那樣,中國投資者看上去對市場份額的明顯增加非常買賬。阿里巴巴能否為那810 億美元資金掙得不錯的回報,則幾乎不重要了。

    硅谷并未忽略這一訊號。有人懷疑,美國自己的互聯網優勝企業未能像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那樣,更主動地開拓市場,或許是一種失策,一名最近從中國回來的知名美國互聯網風投資本家就是有此懷疑者之一。

    而阿里巴巴的新貨幣市場基金只是冰山一角,并未反映出其(以及騰訊和風頭幾乎被蓋過的搜索公司百度(Baidu))一直以來通過收購和自主投資所進軍業務的全貌。

    僅過去一年,阿里巴巴那份令人難以置信的收購和入股名單就涵蓋了在線地圖、百貨商場、家電、微博、電視和電影制作、在線視頻和移動通訊等眾多領域。

    這種瘋狂的交易步伐部分屬于宏大的開疆擴土,部分屬于偏執的自我防衛。移動化一直起著催化作用。兩年前,智能手機的互聯網接入超過PC。這顯然正導致互聯網行為發生全面改變。

    騰訊一直處于攻勢,它的通訊應用微信(WeChat)非常流行,賦予它在移動領域發力的著力點。只有25%的收入來自廣告和電子商務的騰訊嗅到了一個巨大的機會。

    它近期投資了游戲、餐館點評、物流、互聯網搜索,還與本身也準備赴美上市的電商京東商?。↗D.www.wmyru.icu)達成了合作。

    如百度和騰訊去年末季的業績所示,這種搶地盤行為已經導致了利潤率降低。人們還對這些企業的戰略重心和執行是否合理產生了質疑。添加支付和物流等服務、以支撐核心電商業務顯然很合理,但業務的分散讓這些企業戰線拉得過長。

    根據發達國家互聯網市場的經驗,善于創新的專業化企業最終會開辟出巨大的利基市場,或嶄新的數字活動方式,讓大型綜合企業難以匹敵。

    此外,互聯網領軍企業在本土經濟中更多領域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或許也會最終招致反彈。如戴福瑞所說,這些企業在與中國的政治精英打交道時展現出了高超的技巧。但隨著這些企業攪動更多既得利益(大多存在于國家所有的行業中,或與中共有一些聯系),它們的日子可能會變得更加難過。

    不過,就目前而言,在這樣的快速增長中,此類問題看上去幾乎毫不重要。文:英國《金融時報》美國西海岸主編 理查德•沃特斯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