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玉溪臺正機床裝備產業聯盟體和昆明臺工精密機械有限公司隆重召開成立大會,這是云南裝備制造業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我國機床產業一樁新生事物。

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名譽理事長梁訓瑄先生對于這一新生事物十分關注,先后三次蒞臨臺正考察研究并為此有感題詞:“創建機床企業生產經營新模式,倡舉機床產業關聯企業大結盟”。認為這種生產模式和經營理念對機床行業有新的啟發。

就此,本刊記者對梁訓瑄先生進行了專訪。

《機床商情》:梁老,請您介紹一下玉溪臺正機床裝備產業聯盟體的簡要情況。

梁訓瑄:玉溪臺正機床裝備產業聯盟體的主體——玉溪數控機床產業園,2009年底開始建設,一期工程于2011年3月全面投產,面積達1000畝,14家企業入駐,包括機床防護罩廠,滾動功能部件廠,初步形成了年產2萬臺數控機床的能力。作為臺正機床裝備產業聯盟體的領頭羊——云南正成工精密機械有限公司,是一家臺資企業,在玉溪產業園區開辦了臺正、臺成、臺工三個精密機械有限公司,“正成工”諧音鄭成功——光復臺灣民族英雄,足見臺商的愛國之心。目前,玉溪臺正機床裝備產業聯盟體已經形成了鑄造鐵冶煉、機床鑄件光機精加工生產、功能部件包括數控系統配套、也承接數控機床整機生產、運輸、市場營銷、售后服務等為一體的產業集群。聯盟體的成立,有力地促進了相關聯的各類機床裝備企業間的交流合作,在協調各成員單位關系,促進成員單位信息共享、利益共享,順暢互供產品,提高各成員單位的產品質量和產量,增強市場競爭力等方面發揮著整體優勢,為振興和發展機床裝備產業做出了貢獻。

玉溪臺正臺成臺工精密機械有限公司則在企業經營管理方面有很多創意, 在全國機床企業中少見, 值得研討。

《機床商情》:云南玉溪因為具備怎樣的條件,才促成了聯盟體這個新生事物的形成呢?

梁訓瑄:聯盟體的成立是個新生事物,是根據世界機床技術發展和機床企業生存和經營發展的一種新的聯盟模式,打破了以往的思維定勢,比如蘇聯模式的小而全、大而全等;突破了當今裝備制造業的松散協作,是機床行業的新發展。目前,科學技術的進步影響了生產模式的轉變,客觀上形成了分工越細、專業越專、水平越高的局面,裝備制造業要發展要創新的大環境初步形成,我們無形之中已經享受到了這個大環境給經濟發展帶來的新變化。新生事物在工業發達地區,往往難以破繭而出,因為對于一個成熟的裝備制造業系來講,諸多的條條框框肯定成為羈絆它的枷鎖。云南寬松的政策基礎,優先發展機床工業,因勢利導,使二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玉溪優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條件,溫差零度至三十度以下也成了天然的“恒溫車間”,正好滿足生產機床對溫度的要求,為企業節省了生產成本;玉溪擁有用于鑄造優質鑄鐵的礦石8000余萬噸,這是國內少有的優質鐵礦,臺正用以煉鐵,用鐵制造鑄件,從礦到鐵,從鐵到鑄件,形成與普通的機床生產企業所不具有的產業鏈.

《機床商情》:云南正成工精密機械有限公司生產經營方式上有什么特點?

梁訓瑄:云南正成工精密機械有限公司自成立以來,就以生產主機光機為主業,這是機床產業中一類獨特的生產領域和經營領域,雖并不足以代表機床產業的主流和發展方問,但在它的內部經營管理方式方法上有一些獨創,值得我們思考和研討。例如他們結合自已的情況訂下了執行“三不”戰略:不做專一整機,不打專用品牌,不設整機銷售部。比如拿臺正來講,臺正去年銷售額達13億人民幣,居全國機床企業前十五名,成長速度驚人。初到臺正也不覺得有特別之處,但了解后就知道——臺正的運行模式非同尋常。臺正不熱心參加展覽會,制造的機床不標注自己的牌子,只賣給其他生產機床的企業或代理商,在國內尚屬首例。臺正有七個鑄造廠,它將精加工的光機或是整機提供給用戶,成為目前國內機床行業最大的代工企業,既有簡單的光機代工,又有復雜的整機代工能力(本企業具備幾十臺進口五面體加工精密機床)。臺正的做法為各相關聯機床生產企業節省了前期的制造費用,可以成為各相關聯機床生產企業的生產車間,得到了行業的普遍認同。目前,沈一、濟一、寶雞、南京二機、漢川、北京京雕、齊二、長征、福斯特、廣數、帝馬、四開、凱達、光洋等都是臺正的合作伙伴。而且,其產品還大量出口到日本、美國、歐洲等世界各地,正逐漸成為世界性的數控機床光機生產基地。

《機床商情》:據說臺正的廠內管理采取“廠中有廠、廠中有公司” 的方式,請您介紹一下。

梁訓瑄:臺正是“廠中有廠、廠中有公司”。在臺正,人們會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其他企業在臺正的車間里利用臺正生產的光機與其它功能部件廠供應的功能部件現場配套,臺正還有自己一套獨特的生產經營管理辦法。將制作機床的每一道工序都外包給各相關公司,出了問題外包公司自己承擔損失。由于每一個生產環節都事關己身,與經濟利益掛鉤,每名員工都不敢馬虎,對質量把控很嚴格,例如整機裝配,工人自配大功率吸塵器保證大件裝配前將內部清理干凈。臺正內部成立了100多個細分的公司,生產的各個環節都進行模式化和制度化管理。所有車間的生產活動例如機械總裝,電器總裝以及廠內車間內運輸,清潔工作,全部外包,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舉一個例子:臺正擁有幾十臺大型精密五面體加工中心,每臺價值千萬元人民幣上下,這么昂貴的一批機器都外包,一個公司承包一臺或幾臺機器,并且在15年后擁有產權,這樣一來,有關員工都變成了股東,極大地調動了員工的積極性、創造性。

《機床商情》:臺正聯盟體的做法帶給我們哪些啟示呢?

梁訓瑄:臺正聯盟體是一個公司集群,特別是關聯產業聯盟體,這些公司既是內部聯盟的,又是獨立的,它們處于一種平等的關系,而不是上下級的關系,機床生產不是獨門獨戶,要采取社會協作的形式,依然固守計劃經濟的模式是行不通的。臺正聯盟體首先進行了有益的嘗試,我們要積極地挖掘其內在規律,認真加以創新運用,促進我國裝備制造業健康可持續發展?!?/p>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