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認為, 中國機床工具行業前六十的發展歷史,應以改革開放為界限,分為前后兩個階段。第二個三十年,也就是近三十年來,中國機床工具行業通過“引進來、走出去”的戰略,技術水平不斷提升,國際貿易迅速增長。我們通過引進日本、德國、美國的數控系統,以及各類數控機床、加工中心進行合作生產,逐步掌握了數控機床及其關鍵零部件的一些特點與發展規律,提升了自主創新能力, 建立起具有較大規模、較完整體系的機床工具行業格局。
從2001-2008年,我國金屬切削機床產量從19.2萬臺增至61.7萬臺,增加了3.2倍;數控機床從1.7萬臺增至12.2萬臺,增加6.9倍。整體說來,我國機床工業在規模上已經跨入世界行列第一方陣,并進入世界前列,這是成績的一面。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前幾年宏觀經濟的持續繁榮, 市場需求的持續旺盛,使得行業發展的一些矛盾被掩蓋,產業結構的不合理以及低水平產能的反復放大,成為危害行業進一步發展、提高的主要因素。本人從2003年開始就不斷呼吁:中國機床工具行業處在“低端混戰,高端失守”的困境里,我們要努力改變這種局面,但后來幾年持續向好的市場需求,模糊了部分企業對自身狀況的準確判斷。金融?;⒑?,大量低檔次的普通機床和經濟數控機床失去了市場,而市場急需的高檔次大型、復合機床卻缺少制造能力,一些企業產能放空,面臨嚴重的?;?,反過來再尋找應對?;陌旆?,顯得張皇失措。在我看來,我們本身就揣著一個“炸藥包”,金融?;皇且惶?#8220;導火索”,金融?;槐?, “ 炸藥包”立刻被引爆。其實這次引爆,反倒有利于我們認真審視行業的發展路徑,重新調整行業的發展思路。
應對金融?;詈玫陌旆ň褪譴蔥潞頭⒄?,能夠引領行業創新發展的動力源是什么?
(1)新興戰略行業孕育新的商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近日指出,全球將進入空前的創新密集和產業振興時代,要把爭奪經濟科技制高點作為戰略重點,逐步使新興戰略性產業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導力量。他所重點提到的要大力發展的新興戰略行業有:新能源產業、傳感網、物聯網產業、微電子和光電子的新材料行業、生物藥產業、海洋產業等。這些行業的興起,擴大了對機械產品的應用范圍,從而為加工裝備提供了新的市場機會。
(2)消費升級的不可逆趨勢。雖然我國裝備制造業發展取得了顯著成績, 但是同先進國家相比,我國裝備制造業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我國國產裝備的國內市場滿足率不到60%,在重大技術裝備領域這一比率更低。目前我國高檔數控機床、自動化生產線等高端制造設備和技術大都依靠進口,特別是高新技術裝備、微細加工設備幾乎全部依靠進口,裝備中技術含量最高的相關配套產品也大量依靠國外供給,這已成為我國裝備工業轉型升級的主要“瓶頸”。技術創新能力不強,在國際競爭中處于技術“追隨者”的地位,一直是我國機床工具行業的隱憂,發展到今天,機床裝備已成為決定一國競爭能力的“國之重器”,對于機床工具行業來說,就是要把精密、高效和可靠性作為機床技術進步的永恒主題。
首先看“精密”,經過近10年的發展,普通級數控機床的加工精度已由1 0 u m提高到5 um,精密級加工中心則從3-5um,提高到1-1.5um左右,超精密加工精密已開始進入納米級,微細切削和磨削加工精度可穩定達0.05um左右, 形狀精度可達0.01um,而采用光、電、化學等能源的特種加工則已達到納米級的加工精度。毫無疑問,精密加工一直是機床工具追求的第一目標。
其次說“高效”,近年機床的發展日新月異,高速化、復合化、多功能化的趨勢比較明顯,但圍繞機械制造領域的主旋律則一直是提高生產率,如何集合各種工序為一體,減少工件的裝夾次數,縮短輔助時間,實現高效制造,是機床裝備追求的又一目標。
最后是“可靠性”,我國眾多行業的數控機床用戶,不選購國產機床的主要原因就是產品的可靠性能滿足用戶要求。近些年來,雖然我國機床行業的許多企業與有關高校合作,實施可靠性技術,國產機床的可靠性水平__正在穩定增長,但與發達國家同類產品相比差距仍然明顯。
近些年新興戰略行業的崛起,以及消費升級的必然要求,將會為機床工具行業提供新的服務領域。新能源產業(如風電、光伏、核能等)、IT產業、生物醫藥產業、海洋產業,這些新興產業領域對機床裝備產生了新的需求,機床行業從中可以找到出路。
機械制造業與材料的關系密切,新興行業的發展,以及傳統行業對新技術的應用,使得機床的加工對象不僅局限于傳統的金屬材料,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其它非金屬材料的加工要求,如硅、聚氨酯、陶瓷等。以金剛石和立方氨化硼為代表的超硬材料的出現,使精密和超精密加工技術得以發展;各種陶瓷材料的出現使超硬材料成為一門新興學科;石材的問世不僅使機械結構產生了很大變化,同時形成了石材加工工藝學。因此有新材料的出現,就有相應制造技術的形成,這應該是未來機床工<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