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化是就傳播層面而言的。廣告人往往喜歡玩創意,如何如何玄,如何如何讓人琢磨不透,才算高明,殊不知,這種顯示高明的方法是要付出沉重的傳播代價的。消費者對廣告通常是避之而惟恐不及的,電視觀眾是見到廣告就換頻道,平面讀者則經常對廣告是一翻而過。在這種情況下,怎么向消費者傳達我們想要傳達的信息呢?通俗化是有效的,消費者不知道你的廣告在說什么就容易把你忽略了;如果通俗化一點,則能在最短的時間里讓消費者明白你要對他說什么。

“傻廣告”何以成功——蕓蕓眾生俗者多
消費者是蕓蕓眾生,而蕓蕓眾生俗者多。特別是在中國廣大消費者普遍的文化素質相對較低,廣告做得太“深奧”了,消費者是看不懂的,看都看不懂,傳播效果何來之有?
有很多“傻”廣告做的是很成功的。最早的“燕舞”廣告做得是很“傻”的,但傳播卻很成功,盡管后來這個企業消失了,也絕不是這個廣告惹得禍。后來的哈醫藥廣告、腦白金廣告和現在的中脈蜂靈等等“傻”廣告的效果都不錯。
當然,并不是說廣告也越“傻”越好,鼓動大家都來博傻,這只是通俗化的一種舉例說明而已。通俗化傳播的成功例子還有很多。
PDA是專業術語,但“商務通”將其通俗化了,顯示商務通要比PDA更能讓消費者明白,傳播的成本自名然會更低。“手機、呼機、商務通,成功的足跡,一個都不能少”,更是通俗化的詮釋和傳播。
美樂通寧是英文譯名,但腦白金卻將其通俗化了,“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則又將其禮品的定位進行了十分通俗化的傳播?!?/P>

最近更新